現代使徒紀行

陳燕薇傳道
加拿大福音證主協會總幹事

在新約聖經使徒行傳結束的時候,聖靈感動路加醫生寫下保羅「放膽講論神國的道,將主耶穌基督的事教導人,並沒有人禁止」。今日的基督教會,根源一直可以追溯到使徒的時代。事實上,我們今日仍然是在延續使徒行傳的精神,以我們的言行,表明神國的道,也是沒有人禁止的。福音證主協會從2010年起,舉辦多次的教會歷史行程,作為策劃人及隨團講師,每一次行程,都叫我多一分體會神掌管歷史,叫愛神的人得益處。

兩千年來,跟隨主耶穌基督的人不斷用他們的生命,寫下一頁、一頁使徒行傳的補篇。他們的生命紀實,雖然沒有收編在聖經之中,但是他們的見證,卻是動人心絃的史詩。現代的交通發達,我們可以一同踏上這些古聖、先賢日漸被人遺忘的腳蹤;而能夠與一群心志相通的弟兄姊妹同行,更是美事。許多人以為,研讀歷史就是死啃年份及名字,其實完全誤解了歷史的價值。歷史的美麗,是讓我們可以借古鑑今;從古代聖徒的見證,叫我們可以得到激勵、啟發、提醒。

歷代的教會,經歷了無數的風浪而仍然能夠屹立不倒,當中有不少信心偉人的貢獻。特別是十六世紀源於歐洲的宗教改革,是多少人勇敢回應神的呼應,為所信的福音齊心努力的成果。譬如說,在瑞士,我們會到日內瓦,向為今日教會奠立神學基礎的加爾文致敬。附近的洛桑,我們可以反思二十世紀福音會議的呼喚。在蘇黎世,可以更認識跟加爾文分庭抗禮的瑞士宗教改革先驅慈運理……

提到宗教改革,當然不能不探望敢於放下個人的舒適,毅然為真理而戰的馬丁路德。旅程中,我們會一同走遍路德出生、修道、提出改革、建立家庭、在王公權貴面前坦然拒絕放棄信念……的多個城市。最叫我震撼的,是雄據艾森勒赫山頭的沃爾堡。當年支持路德的貴族,名為擄劫,實為保護,把路德收藏在堡內,讓他有時間把新約聖經從拉丁文翻譯成德文。行程中每一個小城,都叫人流連不捨;想要把草木花樹之間的每一片故事,都緊緊藏在心底。

其實德國各處都有神忠心僕人榮耀的讚歌,好像默默為神的聖言傾出生命的威廉丁道爾和約翰胡斯;寧可孤獨而不肯妥協真理的潘霍華……他們的生命,多姿多彩;令人讚嘆、令人湧起激昂的鬥志、令人肅立無語。這當中,我特別鍾愛來比錫,先是因為巴哈、貝多芬、舒曼、歌德等多位文人雅士的關係;後來,卻是為城中一段近代史而感動。柏林圍牆被拆除,東西德在1990年代重新統一,原來起點是源於來比錫一片廣場的民眾運動。這些人沒有留下名字,卻留下了珍貴的提醒:「我們都是歷史的一部分。面對不公義的事情,沒有人可以袖手旁觀」。

每次啟程回家前,我都喜歡到柏林走走,因為那裡還有更多珍貴的歷史文物可以欣賞。在博物館內,親身走過古巴比倫尼布甲尼撒王的城門,登上啟示錄七教會之一別迦摩城的宙斯祭壇。在博物館外,親手觸摸分隔東西柏林多年的圍牆。這是世界歷史的精華,也是教會歷史珍寶,現在有機會成為我們自己人生歷史的一頁,是主所賜何等大的恩典。還有柏林的猶太人大屠殺紀念館,放棄了傳統的展覽方式,以特別設計的視聽、觸感效果,使人更深的體會受壓者的經歷。

在策劃教會歷史遊學團之前,我已曾多次遊訪歐洲;但是從教會先賢生命見證的角度再看,歷史就來得更窩心,神掌管歷史的權柄顯得更真實。本來單是瑞士的湖光山色、德國的秀麗森林與古城,都已經是旅遊勝境了,再加上這個集合靈修、學習、尋根、團契生活於一爐的行程,我們怎可以輕易放過呢。